2006年10月28日(六)  佛羅倫斯

     今天一大早就必須開始準備出發了,早餐是和另一大團四十幾個美國人一起吃的。今早在吃早餐前,發生了一段有趣的小插曲。
 
     義大利人準備早餐的動作是慢慢來,就算弄好了也想再拖一下時間才開飯,美國人性子急,不管你開燈與否,就直接衝進餐廳後,在黑漆漆的餐廳裡開始抓菜。…粗魯、莽撞的模樣,活生生的把義大利人嚇了一大跳,急忙把燈打開,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這群美國〝餓〞民。
 
      我們台灣人可不同,雖然很想早點解決完早餐開始今天的行程,但可不想當野蠻前鋒。就等美國人殺進去之後,在緩緩踱步跟隨他們隊伍之中步入餐廳,既不當前鋒,也不想排最後。在此刻,中庸之道發揮的淋漓盡致,不過,從一事件可以看到三種民族性,蠻有趣的。
 

     大約是早上六點五十幾分,我們步行到飯店附近的火車站,準備搭火車到佛羅倫斯;領隊─—王大哥,給我們一人一張火車票,到驗票機驗票。原來義大利的火車站是沒有驗票人員的,完全採信任制;你若想逃票,就有心裡準備有可能會遇到查票,萬一被抓到,就要付出好幾倍的代價。 
 

義大利的驗票機 
 

火車月台 
 

像不像台灣的電聯車? 

     當火車快進站時,他們是不放柵欄的,是擺上很像路阻的白色物體,但是仍然阻止不了天性不愛受拘束的義大利人;即使看見路阻,但火車還未進站,就撥開路阻,穿越鐵路。

     進到車廂,我跟Karen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下,沿路欣賞風景,但…說實在的,真的跟台灣景色很像,看著看著,睡意也跟著來了。此時,有一個義大利女人走過來跟我們說話,我跟Karen跟她搖搖頭,表示聽不懂她的意思。
後來,我們猜她的意思有可能是想請我們幫她看貓,她想到車廂外抽煙。

我們看起來像懂義大利文嗎?!
 
佛羅倫斯車站
佛羅倫斯車站。

      到了佛羅倫斯,天氣冷的不像話,拼命克制凍的發抖的身體,後悔沒把外套穿上,只好拼命說服自己等太陽出來就不會冷之類的想法;走在佛羅倫斯的街上,來到了喬托的鐘塔,看到美麗壯觀的百花大教堂,一賭天堂之門的美。
 
 

     由吉爾伯提(Ghiberti)自1425年起花27年時間所製作,十張圖樣描述亞當和夏娃及舊約聖經的題材,被米開朗基羅譽為「通往天堂之門」 
 
 

天堂之門上浮雕的精緻,真的很棒!細緻雕工,也是讓你讚嘆到起雞皮疙瘩。
  
     佛羅倫斯主教堂、洗禮堂和鐘塔這一群建築群,跟比薩的恰恰相反,被緊緊包圍在市場中心,沒有任何一個位置可以同時鑑賞這三座建築物。 
 
 

可愛的三輪小機車。
 
 

認出來哪位是達文西嗎?
 
喬托鐘塔位在百花大教堂旁邊的82公尺高塔。 
 
外觀是一個四角形的柱狀塔樓,把粉紅、濃綠和奶油三種顏色,以幾何學的配色方式調合。 
 
聖喬凡尼禮拜堂,面對百花大教堂的八角形教堂 
 
 
但丁之家(其實是他老婆的家) 
 
但丁的臉,怎麼會浮在地面上?顯靈嗎? 
 
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  
 
 
老人、男人與女人的雕像,寫實逼真到似乎像極了皮膚底下有著血管與肌肉紋理。 

     在烏菲茲美術館的路上,我們經過海神噴水池,之後進入烏菲茲美術館,我們請了一位專業的中文解說員帶我們入館內導覽。這位專業的解說員可是我們台灣人哩!參觀完美術館之後,到一間雅緻的餐廳吃午餐。 
 
我覺得不錯一幅畫。
 

     用餐完畢後,跟Karen到舊金市逛逛,再繞回海神噴泉及市政廣場走一走,此時卻發生一件非常恐怖的事,我跟Karen居然都沒聽見集合的地點,這下…完蛋了! 我們像無頭蒼蠅一樣在海神廣場亂走,試圖想碰碰看有沒有其他的團員。這也沒有!那也沒有!打給領隊─—王哥也沒接通。

      兩人又氣又急,差點起內鬨。後來想說回到百花大教堂那邊試試看,就依照著今早來時的路線尋著回憶走過去。
終於在喬托鐘塔下看到一群熟悉的身影,心中的大石頭才終於落下。
 
      經過這次教訓之後,我跟Karen有了共識也多了一份默契,在任何情形下,一定要有一人知道集合地點,遺失在義大利的茫茫人海中,可是一點兒也不浪漫的。
 
 
創作者介紹

No.17 room

heatheryang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