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 about 最後的兒子

作者:吉田修一 譯者:劉姿君
| 平裝 | 9789861733487

  那天看完這本《最後的兒子》時,讓我心中湧起奇妙的感覺,發覺吉田修一的文字很能觸動心底層的悸動。然而產生共鳴是因為自己也同樣對現在的生活感到無力?雖然每天上下班、周末偶爾與朋友相聚、有時安排自己去旅行,看似忙碌、積極的生活,實際卻是茫茫然的,無法擺脫壓在心中那種頹廢的沉重感。

 (內含部份劇情通知 )

  當我看完他的《同棲生活》時,發覺自己與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有部分的影子重疊,都在扮演別人眼中的自己,弄到最後連自己是什麼樣子都忘記了。有時會聽到交往很久的朋友會突然冒出一句話:以前的妳不是這樣呢。......但是我以前是怎樣?其實我早就不記得了。雖然會困惑《同棲生活》裡的直輝,突然兇性大發地攻擊路人,或許這是壓抑心中無處可發的憤怒而失控爆發的舉動吧!換言之,想要心理健康及正常的活在現今社會,其實是一件困難的事吧!

  本書收錄三篇中短篇小說,《最後的兒子》、《碎片》以及《Water》,其中我最喜愛的是《最後的兒子》及《Water》。

  《最後的兒子》一開頭就以主角再回顧自己所拍攝的影片,片中記錄著自己、情人以及被殺害前的朋友地生活。整篇故事好似突然的開始又驟然的結束,讓人感到意猶未竟,總覺得應該還有後續發展吧,怎麼硬生生就斷在這兒,後來才知道,這篇故事最近真有出版後續故事,我想我一定會耐不住性子,先跑到書局先翻個結局吧。

  主角是個狡獪的投機者,他知道如何討人喜愛,且能利用這份被愛來舒舒服服過日子。透過主角這種不沉迷戀愛又冷靜算計的思維中,我看到了身為第三性公關及同性戀者的悲哀。就算是現今社會對同性戀情已有較高度的接受及包容,但實際上還是有許多歧視及惡意的攻擊。

  我很喜歡也很心疼閻魔這個角色,明明是個喜歡作菜的丈夫和獨立的妻子的綜合體,卻總是在愛得很卑微,自己承受著無法被世人認同與不得不予以認同的雙重痛苦。如書中P.60:閻魔不小心接到男人的母親打來的電話,而拼命跟男人解釋說自己有用男人的語氣說電話,只是閻魔若用男人的語氣說話反而是不自然的,於是男人則認為:閻魔一手攬下了他母親應該承受的痛苦和他自己的痛苦。

  書中最後一段P.79:從閻魔寫給男人的信中,流露出自己否定自己的悲哀:(......前略)兒子把我這種人當情人介紹,有哪個父母會高興?當然啦,我是個有經濟能力,心地又善良的人,可是做父母的看重的畢竟不是這些,他們要的是兒子娶個可愛的老婆,生下可愛的孫子呀。我不知道你家是繼承了多少代的什麼傳統家族,但我敬謝不敏。我沒有權利讓你成為你家最後一個兒子,也負不起這個責任。(......後略)

  自己也有身為同志的朋友,就算周遭的朋友、同事都知道他是同志,但他依然無法面對自己家裡的長輩,最後在適婚年齡催婚的壓力下,選擇遠離家園。那種無法說出口的酸楚,總讓我為他感到心疼吶!

, ,
創作者介紹

No.17 room

heatheryang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