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 about 紙房子裡的人

作者:Carlos Maria Dominguez 譯者:張淑英

| 平裝 | 9789573257851

在導獨中—傅月庵寫著:
蓋紙房子的方法有二,一種是有形的,你可以不斷的購買、收藏各式各樣的書籍雜誌,

被印刷上了文字的紙張,最後四壁皆書。環睹典籍,紙房子漸漸成形;
另一種是無形的,你可以不停地閱讀到手的書籍,吞噬入目的文字,
讀到你記憶不堪負荷,於是必須筆記下來,一本、兩本…,「搜、讀、寫」三位一體,

然後,有無相通,你親自設計、只有你能自由進出的紙房子也就宛如人間樂園,巍然聳立了。
閱讀是一種解碼的過程,此一過程,既是銷解也是累積:不停拆卸的同時,也在不斷地勢別,化舊磚為新磚,一塊塊疊成新牆,造出新屋。讀得越多、越深,造的房子也就越高、越大。

「解碼」所憑藉的是「系統的記憶」,只是此一系統未必穩定,心理、生理因素,盡皆可能造成影響,
一旦系統不穩,解碼無能,風吹雨打之下,牆倒屋頃也就不可避免了。
 
紙房子裡的人意外失去其編目索引,已經得到「心之所愛」,瞬間消失,滿室典籍,一無可解,
「你可以得到我的身體,卻得不到我的真心」,通俗肥皂劇的台詞,於是成了字紙迷宮裡陰森森的告白了。

卡洛斯是一個瘋狂的愛書人,他的屋裡滿滿都是書,從地板到天花板,甚至佔據臥室和車庫;
書籍的排列則有嚴密而不可違背的規則;例如:莎士比亞不可與馬婁並列,因為兩人互恐抄襲;
馬奎斯和尤薩也必須分開,傳說兩人有瑜亮情節。
 
他堅持以德布西音樂伴讀波特萊爾的詩、點著蠟燭讀十九世紀小說,和《吉科德》舉杯對飲,
甚至有人窺見他的床上以書擺成人形…。因此卡洛斯既藏書也讀書,把每一本書的書眉、空白之處 都寫滿了心得。
他不與俗同,他金錢、心力兩拋,憂愛結縛,無有解時,悲劇於是幾乎註定將會發生。
 
     我很喜歡這本書,也很能體會因〝書〞而中魔的感受。以前的我也差一點變成那樣的人,喜歡買書及收藏書,書滿到必須在房間牆面訂做一整牆面的書櫃才擺的下。

     每次望著一大面自己的書牆時,總覺得有著無限的滿足感;尤其朋友來到家裡,總會情不自盡的發出讚嘆聲,而且在排放書籍時,也是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編目方式。在那時,我擁有屬於自己的王國,凡是跟我借書者,都需經過嚴密的審核,在那小小世界裡,我就是獨裁者。

     直到有天因地震的關係,書牆承載不了書的重量而向右傾斜,而形成了恐怖的景象,我的王國逐漸崩落、毀壞。書被裝回一箱箱的紙箱,隨著環境的搬遷,送的送、賣的賣,及到最後的大量捨棄,從書的國王變成背叛者。

     現在的我,不再熱中藏書,成了無形蓋紙房子的人,不停閱讀到手的書籍,像個旅人在一個已然形成的景致中旅遊,體會到要從一本書中解脫,遠比獲得一本書還要難〞的道理。也因無法藏書,更喜歡到書店去眺望瀏覽書籍,嗅著書的氣味,感受他們的靈魂。
 
      有時候,這樣望望也能獲得一種滿足,隨緣閒看更安全。
創作者介紹

No.17 room

heatheryang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